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長庚大學人文及社會醫學科

:::

「醫療、文化與社會」工作坊演講系列 (九)

喜悅與焦慮:

懷孕女性、胎兒與產前篩檢與檢測的本體論編舞

 

演講者:施麗雯博士

日期:2013-06-05(週三)1210-1400

地點:第二醫學大樓3樓 醫學系會議室(系辦公室內)

報名方式:ax771123@hotmail.com楊淨雯助理,分機3407

※  備有中餐,敬請事先報名,方便準備資料與餐點

 

 

講者簡介

2013年英國蘭卡大學社會學博士畢業,曾擔任交通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中心博士後。主要領域是性別與健康、科技與社會,其研究甫獲2013年性別與健康建佳論文獎。受到指導老師John Law and Celia Roberts的影響,以及「行動網絡理論」(actor-network theory, ANT)Donna Haraway的「物質符號關係」(material-semiotic)研究取徑的啟發,致力於研究女性與生殖科技的關係,並自我期許去en-act up” 女性的產檢經驗以及這些經驗本身的複雜性。

演講內容摘要

產前篩檢與檢測 (產檢)做為基因科技最早的應用之一,對於懷孕女性與社會帶來許多的衝擊與影響。1984年台灣政府公佈的「優生健保法」,是最早針對懷孕女性作產前基因篩檢的依歸,內容有許多關於優生的概念。在全民健保實施後,據估計約有97.2%的女性接受產前檢查((National Statistic ROC, Taiwan 2009: 49)。在相關的調查中,台灣人對於基因科技的應用多持以正面的態度 (Discovery Channel 2003; Fu 2004, 2005 ) ,而這也呼應了『產前篩檢與檢測公民會議』(2005)的結論報告強調人口優生質重於量的政策性建議。相較於這些正面的態度,我所關心的是台灣女性是如何經驗產檢?2008年與2009年間,我在台灣三家婦產科醫院與診所進行參與式觀察,參與了83位懷孕女性的產檢;訪談27位孕婦和4對懷孕的夫妻,並收集到33張 手繪圖。跟所有的懷孕女性一樣,台灣的懷孕女性期待胎兒是健康平安的。但在胎兒的健康與性別篩檢上,台灣的懷孕女性似乎承受著較多的壓力。特別是在訪談 中,因為胎兒發展與產檢結果的不確定性,懷孕女性大多處於擔憂的狀態。很多受訪者會重複地上醫院診所甚至求診於不同婦產科醫生,尋求肯定的答案。這些田野 經驗引發我去討論產檢對台灣女性的懷孕經驗的介入與影響,我也希望藉此機會檢視產檢的運作邏輯,並從不同的角度去理解產檢科技、台灣女性、胎兒、醫療專業 等不同的行動者如何在產檢這一關係性網絡中共同編舞。

瀏覽數  
  • 友善列印
  • 新增到收藏夾
  • 分享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